论素质——素质概念新解

发布时间: 2017-06-06点击量: [field:click/]

论素质——素质概念新解
赵作斌 颜海
武昌理工学院 武汉 430223
【摘要】素质概念是素质教育理论建构的基础和素质教育研究的逻辑起点。本文通过对素质概念从古至今发展演变的梳理,在对不同学科素质概念评析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素质教育实践,创新地界定了素质概念并揭示了其内涵要义以及对于素质教育的理论和实践价值。
【关键词】素质 素质教育 素质概念
    素质是素质教育视阈的基本概念。素质概念的准确界定是对素质教育进行科学定义的前提,是素质教育理论建构的基础,也是素质教育研究的逻辑起点。在实现教育强国的当下,提高国民整体素质,培养创新型高素质人才关键在于真正实施素质教育。全面实施素质教育作为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战略主题和价值取向,迫切需要在理论上精准地界定素质概念。
 1 素质概念探源与评析
    在古代汉语中,“素质”一词主要是指物体原本具备的本质,或未经人工修饰的质地,其外延较少涉及到人的特征。如在《管子.势》中有“正静不争,动作不贰,素质不留,与地同极”之说(《管子》卷四十二)。此处“素质”即为“本质”之意;《逸周书.克殷》中载道:“及期,百夫荷素质之旗于王前”(《逸周书》卷四)。此处素质是指旗帜的白色质地,是原本就有而非人工染成的。
    现代汉语中,素质一词的含义比较宽泛,既可用来指事物本来的性质,也用来表示人的修养或素养。《辞海》(1999年版)中素质解释为指事物本来的性质。素养:提高军事素养。ƒ心理学上指人的神经系统和感觉器官上的先天的特点。
当素质作为一个理论研究的概念时,不同学科对素质的界定亦有所不同。
生理学和心理学一般将素质定义为:人通过先天遗传而获得的品质,为后天能力的发展提供基础,主要是指脑和神经系统的结构和机能特征,以及感觉器官、运动器官、身体的结构和机能特征等[]
人口学一般将素质定义为:活的人体中存在的体力、智力以及与它们赖以运用并发挥出来的客观条件相适应并把这种适应关系保持下去的一种能力[]
教育学一般将素质定义为:人们在先天遗传的基础上,通过环境和教育的影响所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比较稳定的品质特征[]
在素质教育的理论与实践探索过程中,人们对素质的释义在内涵或外延方面都突破了素质的传统定义。通过对素质概念的探源和梳理,关于素质的理解有以下几种代表性的观点:
    先天说
先天说认为,素质即人的天赋,是生而有之、先天赋予的东西。如前苏联心理学家米尔诺夫等主编的《心理学》对素质的定义是:“人不是生来就具有某些能力的。天生的东西只能是机体的某些解剖和生理的特点,其中具有最大意义的是神经系统、脑的特点。这些形成人们之间的天生差异的解剖生理特点,叫做素质。”又如朱智贤主编的《心理学大词典》中将素质理解为:“一般是指有机体天生具有的某些解剖和生理特性,主要是指神经系统、脑的特性以及感官和运动器官的特性,是能力发展的自然前提和基础。例如,有的人发音和听力较好,可以认为其音乐素质较好。”林崇德教授认为:“素质亦称禀赋’、‘天资’、‘天赋’。人体与生俱来的解剖生理特点包括脑和神经系统的结构和机能特征感觉器官运动器官身体的结构和机能特征等[④]以上定义的特点是强调素质的先天性。
    只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教育学界并没有能对素质概念作自己的界定,使用的是心理学上对“素质”一词所作的解释和定义。而心理学上对“素质”一词的界说是指个人先天具有的解剖生理特点。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育大辞典》第5卷第80页的解释就是心理学上惯常的解释。即“素质是指人的先天的解剖生理特点,也指易患某种心理异常疾病的遗传因素”。心理学上这种对素质基于先天性、遗传性的看法,多年来在心理学界是普遍一致的。而教育学领域却缺乏对素质概念独自的认识和解释,只是现成地引用了心理学上的这种定义,多年来整个教育学术界所唯一认同的也就是这样一种先天的素质观[⑤]
先天说虽然指出了素质源于先天遗传,但却无视素质的后天培育。如此定义的素质是不可教化的,只能成为教育的必要基础,不能成为教育的目标和内容,致使人们普遍认为:素质即天赋是不可改变的,素质教育无用武之地。由此也就成为一部分人抵制推行素质教育的理论籍口。
    虚无说
在对国内外文献检索中发现[⑥],尽管多个国家(德国、法国、日本、美国等)均有与素质概念相近的词汇,但并没有与我国素质概念等同的词汇。于是有人认为:既然国外没有与素质对应的词汇,也没有素质教育的提法和做法,素质教育没有国际借鉴的样本,在我国推行素质教育也就无法与国际主流教育接轨。
显然,这种借口国外“无”,我国也“无必要”的“虚无说”,只注重素质词汇的对应关系,无视素质概念的实质,动摇推行素质教育的理论自信,是对世界范围内长期以来推行素质教育实践的否定。事实上,在海外,素质教育早就存在并且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如欧美大学推行的通识教育以及港台地区大学大力倡导的博雅教育[⑦],其内容和教育价值取向和我国推行的素质教育基本吻合。
综合说
除了上述几种素质观点外,关于素质概念更多的是一种综合的观点。“综合说”认同素质包含先天禀赋和后天教养,强调二者缺一不可。如学者陈振提出:素质是指以先天遗传的生理特点为基础,在后天环境的作用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身体和精神各方面相对稳定的品质结构[];以及素质是指人在先天生理的基础上,在后天通过环境影响和教育训练所获得的内在的、相对稳定的、长期发挥作用的身心特性及其基本品质结构,通常又称为“素养”[]等等。
综合说较完整地表明了素质形成的先天和后天的统一,是最为接近素质概念本质要义的观点,然而,综合说却没能揭示素质所包含的具体内容,以及素质形成与发展的规律,对素质教育没有太多的指导意义,无法真正实现素质教育的目标。
    德育说
有一种权威且广泛流行的观点[]认为:知识、能力、素质是教育的三要素,高等教育不仅要传授知识,提高能力,还要提升素质,要培养有知识、能力强、素质高的人才。
这种观点将知识的传授、能力的培养排除在素质教育之外,也就是说素质的构成中并不包含知识和能力,素质教育内容也就只能是知识传授和能力培养之外的教育内容——思想政治教育即德育了。显然,“德育说”忽略了素质构成中知识和能力两大要素,将素质教育单纯地规定为思想政治教育即“德育”,偏离了全面发展人的素质教育目标。
上述种种观点都没能完整地揭示素质概念的全部内涵,造成无法全面、准确地理解素质概念,无法正确指导素质教育实践,导致素质教育无法真正落地。
 
2 素质概念新解及其意义
20世纪80年代中期,基础教育领域纠正片面追求升学率现象、全面提高学生素质的呼声日益高涨,教育理论界开展了关于教育思想的讨论,重点讨论了树立正确的人才观和提高民族素质等问题。与此同时,一些学者开始撰文专门论述国民素质、劳动者素质、人才素质等问题。从讨论中可以看到,“素质”从一开始提出就不仅指狭义的先天生理禀赋,而是具有丰富内涵,包括生理层面、心理层面和社会文化层面的广义概念。
1999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标志着素质教育成为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主题和价值取向。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进一步强调提出“坚持以人为本、推进素质教育是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主题,是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的时代要求。”
笔者所在的武昌理工学院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致力于素质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创立并实施了成功素质教育的大学教育理念和人才培养模式。通过对素质概念的不断探寻和梳理,笔者认为,素质是对人的潜质的开发以及对知识的内化而形成的,决定其言行的观念、品德、能力、身体、心理等方面的品质。包含如下要义:
素质是人特有的品质
素质源于人的先天潜质的开发和后天知识的内化,是人的本质属性的体现;动物尽管也具有某种潜能,但无法形成素质;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素质,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根本上体现为素质的差异。这是素质概念主体指代上的根本转变,显示了素质概念从古汉语中的指物到教育学意义上的专指人,揭示了素质教育主体的专属性。
素质同主体人不可分离
人的素质体现在观念、品德、能力、身体和心理等方面,然而只有当有关这些方面的知识被主体人通过记忆、理解、吸收进而内化后,才能形成主体人这些方面的素质。因此,一切存在于主体人之外的观念、品德、能力、身体和心理等方面的知识都不能称其为素质。素质既是人特有的品质,同时又必须与主体人融为一体,不可分离。
素质形成于先天潜质的开发和后天知识的内化,开发、内化是素质形成和发展的根本途径
这是素质形成规律的揭示。潜质不是素质,只是素质形成的前提和基础,潜质向素质转化的实现必须依赖于开发,再好的潜质若不能充分开发,久而久之也会慢慢地退化甚至消失。开发就是基于先天潜质,通过诱导、激发、挖掘等手段,将静态的先天潜质激活,从而调动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构成;知识也不是素质,但却是素质形成的源泉。准确地说,没有知识的内化,素质将成为无源之水。内化是指将人类的知识经验通过记忆、理解、消化、吸收并转化为内在素质的过程。
由此可以看出:素质的形成既要注重先天潜质的开发,又要注重知识的内化,两者缺一不可,相互促进。
依据人的自然和社会属性,素质的外延包括观念素质、品德素质、能力素质、身体和心理素质等五大素质体系。其中,观念素质体系在整个素质体系中起着导向和动力作用;品德素质体系起着定向和调控作用;能力素质体系和身心素质体系则起着基础和支撑作用。五大素质体系相互依存和作用,共同构成主体人素质的全部内容。
素质是自然性与社会性的统一
素质来源于先天潜质的开发,其载体是人的身心结构,具有自然性;同时素质又来源于知识的内化,其内容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经验和智慧的结晶,具有社会性。显然,素质统一于载体的自然性和内容的社会性之中。
素质是内隐性和外显性的统一
素质的内隐性是指其存在形式主要是内部的(储存于头脑中)。人的素质是基于先天生理基础,个体已有知识经验和外在环境影响的交互作用而形成并内化了的品质。因而,素质就其本身来说是以内隐的形式存在的。它不像人类知识可以脱离人体而独立存在,而是与人的生命及其活动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从这个角度说,素质一经形成即属于个体内在的东西,主要体现在个体生理与心理的特性之中。这也许正是人的素质常使人感到“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所在。在人的素质结构中,除少数素质(如生理素质)可以直接观测外,大多数素质很难通过直接观测对其优劣或水平进行准确测评。
尽管人的素质具有内隐性,但同时内隐性也必然通过一定的方式外显,否则,素质的存在就失去了研判的前提。事实上,素质作用的发挥必须通过其外显的情绪、态度、行为等来释放出个体的内在能量,并作用于相应的活动对象,产生一定的活动效果。所以素质一般以内隐的形式存在,以外显的方式表现,是内隐性和外显性的辩证统一。
素质是稳定性和发展性的统一
从静态的角度分析,人的素质一经形成便以一定的结构形式存在于有机体内,具有相对的稳定性。这是因为,素质是个体先天生理基础和后天社会环境交互作用的结晶和沉淀,是有机体经过“内化—外化”这样反复多次的相互转化而形成的内在的、相对稳定的身心品质及其结构。从素质稳定性的角度看,个体素质一旦形成,既不会因一时一事的变化而改变或消失,也不会因一时一事的出现而形成或发展。个体偶然的、一时的、片断的认识和行为都不是科学意义上的素质,只有那些惯常的、稳定的心理与行为特性才是素质。
    动态和静态是事物的两种相对的存在方式和表现形态。人的素质也不例外,它既可表现为静态形式,具有稳定性特征,又会从动态过程(活动、行为)中表现出来,具有可塑性和发展性。随着环境影响和教育作用力的增强,随着个体主观努力程度的加强,其素质水平必然会相应地提高。因此,人的素质又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总是按照一定的规律逐步发展形成的,从较低水平到较高水平,由量变到质变,不断扩展、深化、延伸。这就是素质的发展性。素质的这种发展,是以原有的或本来的潜质为基础,通过对潜质的不断开发内化、逐步积累实现的。正是在量的积聚与质的飞跃中,素质的形成和发展在静态与动态的相互交织之中得以实现。
素质是共性和个性的统一
由于个体先天遗传和后天开发内化的差异,必然在不同个体中表现出素质的差异。如A的整体素质较高,B的整体素质较差;又如A的思想素质很好,文化素质欠佳。正如“世界上找不到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一样,世界上也不可能有两个素质完全相同的人。这就是素质个性的体现。
素质不仅表现为个性,而且表现为共性,即表现为各类群体中全体成员所具有的某些共同的基本素质。换句话说,生活在某一群体中的人必然带有某种必须共同遵循的规范或价值,体现为共性。小到一个单位、一个组织,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人们的素质都有共性。民族素质就是一个民族群体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所形成的共同稳定的品质,包括民族智慧、意志、情感、性格、体质等因素的综合。共性还表现在素质的类似构成上,如每个人都具有一定的政治素质、思想素质、文化素质、身心素质等。我国教育的目的之一就是提高中华民族的整体素质。素质是个性和共性的统一,共性存在于个性之中,共性是个性的抽象。个体素质的提高是整体素质提高的前提,提高每个国民的素质是提高整个民族素质的前提。
素质概念的上述新解不仅具有创新性的理论意义,而且还具有重要的实践指导意义。
新的素质概念蕴含有丰富的内涵,不但明确了先天潜质是素质形成与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同时还揭示了知识是素质形成的重要来源,找到了素质形成和发展的根本途径与规律,奠定了素质教育的理论基础,为教育改革指明了方向。
新的素质概念揭示了素质形成与发展的根本规律,揭示了素质教育的核心真谛——开发潜质,内化知识,创新发展。从而明确了素质教育的判断标准——是否开发内化,为素质教育有效实施确立了标准。
新的素质概念明确了素质的外延,揭示了素质教育的基本内容,为素质教育实现全面发展人的教育功能找到了理论依据。
 
 
【参考文献】:
1 杨叔子.素质·文化·教育【J】.高等教育研究,2012(10)
2 赵作斌.大学成功素质教育理论与实践【M】.武汉大学出版社,2009年1月
3 杨福家.博雅教育【M】.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
4 匡兴华,吴东坡.关于素质教育几个相关概念的辨析【J】.高等教育研究学报,2010(3)
5 李坊穗.素质的概念与定义【J】.辽宁教育,2012(8)
6 罗永忠.素质与素质教育:理性拷问与多元建构【J】.教师教育研究,2005(11)
7 王建军.心理素质概念的内涵新探【J】.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12)
8 吴光章,龚映丽.素质内涵的界定及其应有之义【J】.玉溪师范学院学报2015(5)


[] 林传鼎.心理学词典[K].南昌:江西科技出版社,1987:   339
[] 陈剑.人口素质概论[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8年5月
[] 石亚军.人文素质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9月
[] 林崇德,杨治良,黄希庭.心理学大辞典[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1204
[] 胡德海.关于“课程”、“素质”两个概念的认识和界定问题.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1)
[] 陈磊等.素质教育新论【M】.武汉:武汉理工大学出版社,2003年1月
[]杨福家.博雅教育【M.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4
[] 陈磊等.素质教育新论【M】.武汉:武汉理工大学出版社,2003年1月
[] 赵洪梅等.中小学素质教育论纲【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6年3月
[]周远淸:推进素质教育创新教育方法【N】. 南开大学报,2013年11月15日03版